当前位置:首页  > 高教动态
钟秉林 等:高等教育质量评价的国际发展趋势
发布时间:2019-11-12  查看次数:

钟秉林,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中国教育学会会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近年来,国际高等教育质量评价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在评价模式方面,从相对单一走向逐步融合,探索不同评价模式的相互借鉴与协调;在评价理念方面,强调以学生学习为中心,注重学习效果的跟踪与评价,重视教育教学资源使用效率的评价;在评价方法方面,强调以学生学习结果为导向,运用多种技术手段,注重定量与定性相结合;在评价导向方面,强调通过外部质量评估活动,推动学校内部质量监控与保障体系的构建,形成持续改进的质量文化;在评价问责方面,赋予高校质量建设和保障的主要权责,重视发挥专家优势,强调多元参与的价值共建。


 

1.趋于融合的评价模式


 

从世界范围来看,高等教育教育质量评价的方式可以分为四种模式:一是以美国为代表的院校认证模式。由第三方中介机构组织实施、设计认证的基本标准,并据此对高校的办学理念、教学、科研、服务等方面做出引导性要求,最终判断被认证高校是否具备通过认证的最基本条件。二是以英国为代表的院校审核模式。不直接鉴定高校办学水平,只是对高校保障学术水准和质量水平的机制的有效性、真实性和可靠性,为达到既定目标而采取的思路举措和方法技术,以及维持质量的规则程序和实际运行情况进行考察和评议,为高校提高教学质量提供借鉴。三是以法国为代表的政府评估模式。由政府组织实施高校质量评估,在政府机构中设有专门评估组织,作为独立行政主体,不受教育或其他行政主体的干预,评估活动经费由政府提供。四是以日本为代表的自我评估模式。以高校自身为评估主体,通过各种评估手段和方法进行内部评估,发现自身在教学、科研等方面的不足,明确改进方向,最终达到改善质量的目的。近年来,世界各国高等教育相互借鉴,质量评价呈现出了共性的发展趋势,如政府主导的评估模式下开始关注多元参与,而第三方评估的模式下开始强调政府部门的宏观调控等,趋于不同评价模式的相互借鉴与融合。


 

2.学生中心的评价理念


 

以学生为中心是人本主义心理学的主要思想,罗杰斯(Rogers,C.R.)构建了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理论,包括教学原则、教育目的、对教师的要求等,强调最大限度地激发学习者的动机。从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发展的国际趋势来看,各国越来越重视和强调以学生为中心的评价理念。2015年新修订的《欧洲高等教育区质量保障的标准和指南》更加关注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和教学,强调学生作为核心利益群体应该完全参与高等教育质量保障过程;英国2011年发布的《把学生置于体系中心》高等教育白皮书,将学生为中心的理念上升为国家政策,英国质量评估常设委员会(UKSCQA)和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局(QAA)2018年发布的《英国高等教育质量规范(修订版)》强调将保护公众和学生利益作为高等教育质量保障的重点。在高等教育质量保障领域,以学生为中心的理念主要体现在关注学生的学习发展、学生与教育环境互动的性质与特征、学生对质量评估中的质量标准的认识等方面。践行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要求高校教学质量评价从对教师教学的评价转向对学生学习的评价,这一点在我国高校已经开始得到重视,但是以生为本的理念还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比如教学条件尤其是学习空间设计方面,普遍还是以教师为中心,而自主性学习、探索性学习、小组学习等学习理念尚未在高校教学建设中得到充分体现。


 

3.结果导向的评价方法


 

结果导向的教育(Outcome-based Education,OBE)是由美国学者斯派蒂(Spady,William G.)提出并进行实践总结的一个概念。21世纪以来,这一概念从基础教育领域逐步扩展到高等教育领域,比如,以博洛尼亚进程为核心的欧洲高等教育区域整合进程中,依据OBE构建了欧洲学位资格框架和欧洲高等教育质量保障体系;《华盛顿协议》在美国工程教育专业认证基础上发展起来,全面接受了结果导向的评价方法,并将其运用于工程专业的国际互认,我国在2016年成为《华盛顿协议》的正式会员,正在积极探索将结果导向的理念运用于工程专业认证与专业质量评价。OBE强调顶峰(culminating point)成果和基于学习结果的反向设计,强调学习与未来生活的联结,强调可视化的、可观察的学习结果。国际高等教育质量保障领域将学生的就读经验和学习产出作为评价教学质量的重要标准。一是注重学生学习结果的评价和记录。比如哥伦比亚大学教师学院尝试将教师教学效率和课程负荷分析、学生学习结果评价、学生成绩等级分布分析、课程评估、学生满意度等多项内容作为评价指标。二是注重资源使用效率的评价。比如关注图书的使用效率而不是单纯评价图书总量和生均图书,关注毕业生、用人单位对学生学习效果的满意度评价等。三是开发学习结果评价工具。包括访谈、调查问卷和标准化测试等,如墨尔本大学采用课程体验调查量表(Subject Experience Survey,SES)进行学生评教,提供标准化的问题了解学生对课程的学习体验,教学评价的重点从对教学行为的评价转向对学生有效学习的评价。四是充分利用大数据等信息技术手段,实现教学过程中学习结果的留痕,使得教学质量评价可以摆脱专家观点等模糊、主观的经验。综上,结果导向的评价方法适应了普及化阶段高等教育结构变化,可以有效应对新高考模式下学生生源结构多元化、生源质量差异大等新问题,已经逐渐在我国高校教学评估中得到重视,很多高校借鉴国外先进理念并结合校情开展了实践探索。


 

4.持续改进的质量文化


 

持续改进的概念来源于以戴明(W.Edwards Deming)为代表的全面质量管理理论,致力于建立常态性的评价机制并不断改进。持续改进是质量保障的文化核心,也是质量保障的关键行动。无论是高校内部质量保障还是外部质量保障,其根本目的都在于促进学校提升办学水平,改进教育教学质量。目前世界各国或地区质量保障活动都将促进质量改善与提升作为基本原则,如新西兰将“以提升为导向”作为质量保障的原则,美国田纳西州大学评议会(TBR)组织的审核评估将“高校的自我调查和自我改进”作为重点,中国香港地区开展的“质素核证”中将“质量改善与提升”作为评审报告的主要内容,日本大学认证协会(JIHEE)组织的院校认证评估的核心理念之一就是“以评估促进高校持续改进”。持续改进的教学质量评价贯穿于学习的全过程。普及化阶段的教学质量评价强调培养目标、毕业要求、课程教学等不同层面上的评价与持续改进,持续改进的效果体现在学生学习效果的改进与提高,包括学生是否能够对学习更负责、是否能够做出合适的学习策略选择、是否能够独立地进行学习与思考、是否能够自我评价学习效果以及获得成功等。


 

5.多元参与的价值共建


 

西方评估理论的发展经历了建立在社会测量学实证范式基础上的事实测量、以教学目标为参照的价值判断、服务于管理的过程控制、尊重利益相关者的价值共建四个主要发展阶段。20世纪80年代,受人本主义的影响,古贝(G.Guba)和林肯(Yvonna S.Lincoln)系统阐述了一种尊重多元价值的教育评估理论,提出了共同建构、全面参与、多元价值的评估思想,尊重利益相关者的价值共建,被称为第四代评估理论。第四代评估的过程包括识别所有利益相关者,引导他们获得对评估对象相关的主张与争议,尽可能多地获得利益相关者的共识,没有获得共识的部分要加以协调并提出解决方法,仍然悬而未决的要重复评估过程。国际高等教育质量评估中越来越重视利益相关者的多元参与,包括地方政府、用人单位、行业企业、学生等都被选到对高校进行质量评价的队伍中,在多元利益群体的共同参与下构建对高等教育质量评价的价值体系。总之,普及化阶段的高校越来越依赖于第三方的专业评价,依赖于数据材料进行成本与收益的评价,尤其是大数据时代的高等教育质量评价更倾向于依赖数据分析专家的评价,同时充分发挥专业评估机构的作用,关注多元利益相关者,通过价值共建获得共识,提高质量评价的专业水平和公信力。


 

(摘自《中国大学教学》2019年第9期文章“ 普及化阶段我国高校教学质量评价范式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