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教动态
熊丙奇:本科学业导师制度大有作为
发布时间:2020-01-03  查看次数:
两所科技大学的本科生导师制度并不相同,而是各有特色,但都比较成功。
越来越多的高校开始实行导师制,但受师资力量的限制,目前国内的“双一流”高校尚不能普遍施行。

北京科技大学自2018年起全面实施本科生全程导师制,为每个新入校的本科生配备导师,发挥导师在立德树人、学业指导、学术指导、规划指导等方面的作用。这项新制度有两个关键词,一是全过程,即本科生导师制贯穿大学本科一年级到四年级,突出“全程”指导;二是全覆盖,即本科生全程导师制在全校范围内全面推开,为每名本科生配备导师,覆盖学校全部院系和所有专业。

上海科技大学自2014年本科招生时起,实行书院制为每位本科生配导师。学校采取学院+书院的协同培养体系,专业能力培养在学院,综合素质培养在书院。会有教授导师和本科生结成小组,定期会面交流指导。导师不仅有中科院大牛特聘教授,更有海外引进的一流教授,还有来自名企的高管。这些教授不仅教学生专业知识,还承担着育人的责任。

  “在学业发展上,导师是我这个‘小白’在科研路上的引路人。”据媒体报道,秦某是北京科技大学的大二学生,自从去年踏入大学校门起,他就有了自己的“全程导师”——同一学院的讲师冯某。为每名本科生配备导师,覆盖该校全部院系和所有专业。
  2019年10月,教育部发布的《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就提出,要建立健全本科生学业导师制度,让符合条件的教师帮助学生制订更具个性化的培养方案和学业生涯规划。本科生学业导师制度和研究生导师制的功能有所不同,研究生导师制主要通过导师和学生一起做科研,培养学生的学术规范和学术能力,而本科生学业导师制度,则是对学生进行生涯规划教育、引导。要发挥本科生学业导师制度的作用,前提必须是学校重视人才培养,重视学生生涯规划教育。
  当前我国教育存在“玩命中小学,快乐大学”的现象,这和生涯规划教育的缺失是有关系的。在基础教育阶段,中小学生大多被老师、家长规划、管理,在这种环境中成长的学生,也就缺乏自主学习、自主管理与自主规划的意识和能力,一旦离开老师和家长的约束,就不知道怎样安排自己的时间,规划自己的学习生活。而大学实行学分制管理,对学生的独立性和责任心要求更高,问题也就暴露出来。
  针对大学新生不适应大学管理方式的问题,近年来,我国有的高校对大学生采取高中管理模式,具体而言,就是要求学生统一早自修、晚自修,还要点名,不少学生质疑学校是按管高中生的方式来管大学生。更合适的办法,应该是加强对学生的生涯规划教育、引导,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自主管理和自主规划能力。
  建立本科生学业导师制度的用意即在此。学业导师不是代替学生做学业规划,而是引导学生正确认识自我,分析自我存在的问题,根据自己的个性、能力、兴趣,确定适合自己的发展目标,并制定计划去实现发展目标,在实施计划时,不断调试、反省,提高自己的执行力。
  很显然,建立这样的学业导师制度,需要学校遴选有经验的导师,并引导导师投入时间、精力和学生交流、谈心。这和教授给本科生上课制度一起,形成课堂内外重视本科生教育的格局——教授给本科生上课,这是从学科知识教育角度重视本科生教育;为每个本科生配学业导师,这是从学生全面成长、生涯发展角度重视本科生教育。为此,要求高校改革对教师的考核评价体系,把给本科生上课,担任本科生学业导师,作为教授的重要工作职责,矫正之前存在的“重学术研究,轻教育教学”的问题。
  (作者:熊丙奇,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据《北京青年报》( 2019年12月31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