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教研究
地方高校以特色优势学科引领学校整体提升的实践与思考
发布时间:2020-11-16  查看次数:
温州医科大学   李军红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指出,要“发挥政策指导和资源配置的作用,引导高校合理定位,克服同质化倾向,形成各自的办学理念和风格,在不同层次、不同领域办出特色,争创一流。”在“985”、“211”大学集聚大量人才、资源,拥有大批优势学科的情况下,地方高等院校如何寻求突围,在林立的大学群中获得生存空间,进而获得良好的发展前景?近年来,许多地方高校深刻认识到,在发展上追求“大而全”不如突出“小而精”,找准定位,办出特色。
办学特色的初期目标是提高核心竞争力,终极目标是提高整体办学实力。学科特色是学校办学特色的集中体现,地方高校在优势特色学科形成并凸显效益后,应加强总结凝练,并反哺于学校,在人才引进、平台搭建、科学研究等方面为学校相关学科的发展获取更多资源,提供值得借鉴的成功模式,促进地方高校办学水平的整体提升。
一、地方高校特色学科建设及优势形成的路径
1.以社会需求为价值取向的创新理念和学科定位,是特色优势学科形成的先导。
价值取向是一定主体基于自身的价值观在面对或处理各种矛盾、冲突、关系时所持的基本价值立场、价值态度以及所表现出来的基本价值取向。价值取向决定了学科发展的长远性、可持续性。特色优势学科在初期形成阶段的价值选择尤其重要。在高校众多的学科中,重点突破的学科,其创新的广度、成长的梯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价值取向与社会需求或人类社会发展的相关度。从欧洲中世纪大学传统的以培养公职人员、贵族、神职人员为主的人才培养功能,到德国洪堡“研究教学合一”的大学理念,再到美国服务区域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威斯康星思想”的提出,无不适应了当时社会发展对高等教育的要求。今天的美国高等教育能够在世界高等教育中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与其将大量创新性的科学研究成果转化为对社会发展的直接贡献是密不可分的。
学科重点突破的选择也是如此。尤其是地方高校,在以传统优势学科还是以新兴学科为发展重点的选择中,要将其创新性与社会需求度结合起来进行考量,才能在竞争中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否则,很难凸显成效,更难以在与实力雄厚的大院名校竞争中脱颖而出。温州医科大学于1988年建立了我国第一个眼视光学专业和学系,标志着我国眼视光学教育、科研和临床的开端。这一学科的创立打破了西方发达国家眼科学与视光学之间难以融合的学科壁垒,对眼睛健康的研究从单纯的治疗眼科疾病延伸到完善视觉功能、保护视觉健康的领域,敏锐地把握了社会发展和人民提高生活质量的需求。
在眼视光学人无我有的创新理念中,一开始就将“社会需要”作为其创立目的和价值取向,将“特色发展”作为其学术追求,使眼视光学科自创立起就具有准确、科学的定位,为其快速发展和不断拓展发展空间奠定了基础。
2.以服务地方发展需要,引领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为目的,是特色优势学科生存和发展的立足点。
地方院校与“985”、“211”大学相比,因其所处区域位置既非北上广等一线城市又非省会城市,所以在发展中受到许多制约,包括地名制约、经费制约、人才制约、各种非学科因素又极其重要的各种关系制约。因此,积极服务地方发展需求,在服务中积极寻求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共赢,将使地方院校在获得地方支持的同时获得自身发展。
江苏省于2010年9月印发《江苏高校优势学科建设工程实施方案》,当年起,省政府连续六年每年投入10亿,共60亿用于优势学科建设。在对省属高校也就是地方高校的优势学科选择上,重点支持与“江苏省‘十二五’期间大力发展的新兴产业直接相关、与江苏省实施创新驱动战略需要重点推进和超前部署的创新领域直接相关、与重大民生和社会管理等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需求直接相关”的学科,并要求“立项项目要积极争取相关行业、地方、企事业单位共建经费或其他方式的支持经费”。这种政策导向,使地方高校优势学科得到了快速发展。
浙江农林大学作为浙江省唯一的农林高校,以农林为特色的优势学科包括园艺、林学、园林、木材科学与工程等都是国家特色专业点、省级重点专业。近十年来,浙江农林大学在开展农林领域科学研究的同时,先后将农林成果推广到省内外的80多个县市区,完成绿色经济发展项目1300多项,在产生巨大社会和生态效益的同时,创造了数百亿元的经济效益。通过将优势学科与地方服务相结合,浙江农林大学获得了地方政府提供的大量资源,也逐渐形成了农林院校科技成果助力地方绿色经济发展的“浙农林大”模式。
通过积极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地方高校在特色优势学科发展中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为其发展争取到了更多的资源。
3.结合传统优势学科,以国际化与本土化的有机融合凸显特色,是特色优势学科形成的重要策略。
与国外高等院校、科研机构进行广泛的合作与联系,实现“借梯上楼、筑巢引凤、借船出海”,是地方高校快速提高学科优势的良策。
首先是“借梯上楼”,即引入国外高校相关学科的先进理念,搭建与国外院校先进学科嫁接的桥梁,使得学科的发展能够突破地域、环境等非人力因素的制约,实现发展理念的前瞻性、先进性与发展速度的快速性。其次是“筑巢引凤”,集中优势资源搭建学科平台,吸引国内外专家、学者加盟,通过引进和培养,建设优秀的学科团队,使学科发展获得最宝贵的人力支撑,实现可持续发展。再是“借船出海”,通过国际化的推广,将学科发展与国际同行并行,使学科一方面摆脱了与国内实力雄厚的高校竞争的诸多不利因素和地域制约,同时能通过国际同行的认可实现反哺,达到“墙外开花墙内香”的效果。
与此同时,结合国内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情况设计学科发展路径同样重要。任何事物都存在与环境是否具有适配性的问题。学科发展结合实际的过程就是将本土化与国际化相结合,这是学科发展特色之所以成为特色的原因所在。
温州医科大学眼视光学是在中外学科对比思考以及改进、借鉴中产生的,其发展壮大也得益于国际化。眼视光学科的创立,将传统的眼科教育与当今国际视光学教育接轨,形成了新的现代眼视光学模式,被称之为眼视光教育的“中国温州模式”。这一独创性的学科定位将中国国情与国际视光学发展相结合,实现了对西方已有100多年历史的传统视光学的超越,是眼视光学核心竞争力形成的关键所在。在国际合作上,中美联合培养眼视光学博士的项目于2001年开始实施,为培养眼视光学高层次人才搭建了国际化平台。
广州医科大学自2012年起与诺贝尔医学奖得主霍夫曼教授的团队合作,成立了“中法霍夫曼免疫研究所”。该研究所将建设与国际接轨的实验平台,组成国际化的科研团队,与国外实验室联合培养有潜力的青年科学家和学生。通过整合全校科研实力,加强国际合作,广州医科大学积极促进高端医学学术交流,提升大学的科研水平和国际知名度。近两年来,以广州医科大学为第一完成单位发表的SCI论文达到277篇。
坚持国际化开放办学,使地方高校在优势学科发展中突破了地域限制,保持了国内领先、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地位。
二、地方高校实现可持续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
1.影响地方院校可持续发展的外部因素。
(1)人才引进相对困难。相对的区域劣势使地方高校在人才引进方面与中心城市相比缺乏吸引力,这是影响地方高校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一部分地方院校由于在政策、机制等方面采取灵活措施,一度在吸引人才方面先走一步、快人一马,起到了良好效果,为学科发展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抢占了先机。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对人才重视程度的日益提高,许多一线城市、中心城市的中央和部属高等院校人才政策优于地方院校,并且区域文化、城市配套设施等方面存在明显优势。因此,地方院校引进的高端人才出现向一线城市、中心城市回流的现象,骨干人才也出现向中央和部属高等院校、中心城市流失的现象。这对地方高校的发展极为不利,成为制约地方高校可持续发展的瓶颈问题。
(2)资源配置相对缺乏。从数量上看,地方高校是我国高等教育的主体,占全国高校总数约95%。从招生数看,地方高校承担了教育大众化的主要任务,人才培养的数量远超部属高校。然而,与“985”、“211”高校相比,国家对高水平大学和部属院校的投入远远高于地方院校,在评定一些“工程”、“项目”、“人才”等方面,这种不平等显而易见。许多地方高校不在一线城市或省会城市,地方政府对其的财力投入相对缺乏,而其办学成本如交通、会议等却相对较高;由于学科发展、大学名称等原因,其获取资源能力十分有限。这些因素,进一步阻碍了地方院校的发展。
(3)机制体制改革相对滞后。与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水平相比,我国高等教育机制体制的改革速度相对滞后,大学去行政化存在行政权力与学术权力边界不清、政策推动力度不强等问题。由于高校的主要资金来源于政府拨款,其发展很难独立于政府实现自我运行,在人员评聘、专业设置、校长任命、经费使用等方面受到各种制约,这使得大学本身的自我调控能力受到很大限制。美国教育家德里克·博克形象地描述了政府对大学的影响:“大学的校长和院长犹如在一条狭窄的小路上行走,它深受两侧的挤压。一侧是学术自由原则,另一侧是研究经费的主要供给者、公众利益和安全的最终捍卫者——政府赋予的至高无上的各种责任。”地方院校在推动这些大的改革过程中因为话语权问题,更加难以推进、难以实现,这就导致了巧妇难为的局面。
2.影响地方院校可持续发展的内部因素。
(1)学科发展不平衡日益凸显,学科间差距进一步加大。由于采取集中发展的策略,地方院校的财力人力物力向优势学科倾斜,势必会造成优势学科与其他学科之间的发展不均衡,在一定的发展阶段形成“高峰一座、洼地一片”的现象;久而久之,地方院校学科的高峰和低谷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一些传统学科“大”而不“特”,没有找到新的突破点,与大院名校相比很难超越,学科发展后劲不足,人才储备不够,绩效不突出。一些弱势学科长期缺乏学科带头人,学科发展方向不明晰,资源相对缺乏,但在学科、专业布局中又必不可少,成为学校发展中的鸡肋。
(2)资源分布不合理日趋严重,资源整体效应未得到相应发挥。由于优势学科在获得学校内部资源倾斜与集中投入之外,通过不断发展进一步取得了各种不同来源的资源,而这些资源往往需要学校进一步的配套政策,使资源分布亦呈现“劫贫济富”的现象。以浙江省为例,从2005年起,浙江省开始评定省“重中之重一级学科”和“重中之重”学科,建设总目标是经过5年建设,取得一批重大创新性成果,成为高层次人才培养与引进的重要平台,总体达到国家重点学科建设水平,进入国内同类一级学科前10%。每个学科由省财政每年投入5百万用于建设,同时要求高校1:1配套,这样,获评学科在5年内将获得至少5千万的经费支持,如果这些资金、资源没有很好整合、规划,学科发展的不平衡将会更加突出。
(3)人才梯队建设一时难以跟上,整体创新能力后继乏力。与国(境)外院校相比,这可能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通病。以医学院校为例,科学研究本应是通过教授(副教授)、助教、实验员,临床、基础教师、科研人员之间合理配备、分工协作完成任务(即国外较流行的以项目为导向的PI制),实现从临床发现问题——基础、临床共同解决问题——实验、临床完成论证及相关辅助工作的有机整合,再反过来促进临床发展,也就是应该大力发展转化医学。然而,由于目前高校博士比例要求和导向,助教和优秀实验人员十分缺乏;临床医生与基础研究人员之间缺乏科研合作,或研究过程中不能积极发挥整体作用和实现成果共享,导致了“头脑发达、四肢乏力”或“四肢发达、缺乏头脑”的现象,整体创新效应得不到有效发挥。
三、围绕特色学科的建设引领地方高校发展模式构建
根据“木桶理论”,从长远来看,地方院校要获得可持续发展,既要突出特色,也要不断总结经验,加强顶层设计,促进整体发展。这就需要将特色优势学科的效应放大、辐射到更多的层面。
1.发挥特色优势学科的品牌效应,提高学校的整体实力和影响力。
特色优势学科的发展与学校的发展息息相关。在发展初期,依赖于学校的政策倾斜和财力、人力支持,特色学科发展会突破常规,快速成长为特色优势学科。品牌形成之后,其本身无不与学校紧密相连,对学校起到积极的反哺作用。
特色优势学科形成后,地方高校要充分利用其品牌价值,将这一无形资产内涵拓展、外延扩大。在学科内部,一是围绕研究核心圈拓展不同的研究方向,形成几个子方向,将一个指头的优势发展成一个拳头的优势,并将发展前期没有顾及又必须做强的领域逐渐补齐。二是不断凝练该学科的核心价值、核心文化,使学科真正形成从理念、愿景、模式、文化都极具特色的统一整体。在外部,一是要积极推广学科品牌,有意识地扩大品牌影响力,不但在国内外学科领域争取领导地位和话语权,还要通过品牌效应提高学校整体声誉,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等方方面面获得各级政府、社会的支持,形成共赢、多赢的局面。二是充分利用品牌优势集聚人才,使人才不仅为本学科所用,也为学校不同学科的发展吸引宝贵的高端人才。三是将资源优势在招生、就业以及资源配置等各个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2.总结凝练特色优势学科形成、发展规律,实现不同学科、专业的特色发展。
特色优势学科最大价值和最宝贵的财富是其在“摸着石头走路”的过程中形成的独特理念、模式和路径,并将之发扬光大,这是学校实现整体发展可以参照的最佳样本。对于温州医科大学来说,首先是眼视光学科创立了“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的差异化发展、错位竞争的道路,以集中资源的方式做强做大,形成品牌效应。这一模式形成后,学校进一步选择将药学、临床检验学作为特色学科,同样给予政策和资源上的倾斜。这两个学科继临床医学后相继成为浙江省“重中之重”学科,并获得了国家科技发明二等奖、省部级科技成果一等奖等奖项,在全国相关领域成为翘楚。这样一个二次选择,使学校三足而立的优势逐步形成,人才集聚的规模效应逐渐凸显,整体发展有了一批强有力的特色优势学科支撑,形成了从一峰独树到三足鼎立的转化,并带动了一批学科的发展,从高峰到高原效应初显。
3.围绕优势特色学科建立跨学科研究组织,通过大跨度合作促进学科交叉与融合。
进一步将特色优势学科的效应放大,需要围绕优势特色学科的资源平台,打破学科壁垒,进行学科交叉与融合,实行资源整合、重组。
针对原有弱势学科存在“低、小、散”的发展状况,地方高校要从顶层设计上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根据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重大需求和重点领域,打破原有学科组织体系,紧紧围绕优势学科凝练形成若干个目标明确的研究方向,瞄准突破口和主攻方向,进一步明确功能定位并进行分类整合,构建功能定位清晰、总体布局合理、具有学校优势和特色的学科群,积极发挥优势学科的引领、带动、提升作用,避免重复交叉。充分利用优势特色学科形成的一系列良性发展机制,进一步探索体制机制创新,“更加聚焦国家目标,更加符合科技创新规律,更加高效配置科技资源,更加强化科技与经济发展紧密结合,最大限度地发挥科技人员创新热情”,充分发挥优势学科在提高学科核心竞争力、提升学校整体实力中的战略支撑作用。要“按照重点专项组织实施,加强跨部门、跨行业、跨区域研发布局和协同创新,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主要领域提供持续性的支撑和引领。”只有这样,才能使优势特色学科的内涵不断拓展、外延不断扩大,学校不同学科获得良性发展。
4.围绕优势特色学科构建人才联动机制,提高学科团队整体创新能力和创新水平。
学科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优秀的学科带头人。将特色优势学科的效应放大,需要有意识地构建以优势学科的学科带头人为核心、以一批学科骨干为支撑、互为所用的人才联动机制,实行人才间的优势互补、团队的最佳整合,将人才集聚的规模效应不断扩大。彼得·圣吉在《第五项修炼———学习型组织的艺术与实践》中提出了学习型组织的五项修炼即系统思考、自我超越、心智模式、共同愿景、团队学习,从而实现团队的整体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不断提升。研究优势学科的创新团队,就会发现他们在不自觉地运用学习型团队的理念实现团队成员的共同发展。优秀的创新团队最宝贵的品质是创新文化,这种文化融理想、激情、创意、实践于一体,独立与合作、分工与协作成为常态,在这种创新文化的熏染下,有利于团队成员快速成长,成果持续产出、共享,不断产出的成果又激励、培养出一批新的学术骨干,将优势学科的创新理念、创新机制、创新文化、创新氛围不断扩大,从而吸引、培养更多的人才,提高整体创新能力和创新水平。
(文章来源:《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6年第3期,152-15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