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首页    |     高等教育新时代    |     高教动态    |     高教研究    |     高教交流    |     邢院探索    
 
  · 高教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高教交流

 
通俗:大学有效教学的关键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9日

有学者认为,有效教学的落脚点在两个方面:学生在认知上,从不懂到懂,从不会到会;在情感上,从不喜欢到喜欢,从不感兴趣到感兴趣。简单来说,有效教学既要能提高兴趣,又要能促进理解。那么,在大学教学实践中,提高学生学习兴趣,并增进学生理解的关键在哪里呢?通过深入大学课堂进行观察,并对一些大学生和教师进行深度访谈,笔者发现“通俗”是大学有效教学的关键所在。本文对“通俗”这一本土概念进行了挖掘,研究了通俗的教学何以既能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又能促进学生对知识的理解和掌握。
 


 

一、“通俗”在大学教学实践中的解读
 

 


 

简单说来,通俗是指语言明明白白,容易听懂。严格来说,通俗是指文本在表现手法和说事论理方式上追求深入浅出、厚积薄发、文字简洁,符合读者的阅读习惯,而文本中所阐述的道理却很有理论深度。我国艺术界常说的“通俗”是指表演不能脱离群众,要让群众喜闻乐见,讲究的是“三贴近”: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教学中的通俗不仅指教师在教学过程中要深入浅出、厚积薄发,而且指教学内容和方法要贴近学生实际、贴近现实生活。


 

1.通俗要求教学内容对学生具有适合的深度


 

通俗让人明白,但并不意味着肤浅,而是要深入浅出。在大学的教学实践中,很多大学生都关注老师讲的内容是不是有深度,是不是能真正对自己有帮助。某些大学生之所以经常逃课,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觉得老师讲的东西太肤浅,对他们形成不了挑战,从而提不起学习兴趣。


 

在访谈中,一个学生明确表示自己之所以讨厌某位任课老师就是因为他讲的内容很肤浅,很表面。通俗易懂的东西本身包含了高深的意味,如果内容本身很肤浅,并不高深,那么也就无所谓通俗了。


 

从教师的角度来说,通俗是指把一些高深理论用浅显易懂的语言叙述出来,使听众有种轻松愉快之感。从学生的角度来看,通俗则主要是一种主观感受,是一种对于教学内容接受与理解的主观状态。如果容易理解并能产生内心的共鸣,则是通俗易懂的;如果难以接受,则是深奥的;如果只能理解到表面的含义,无法产生更深层次的共鸣,那么就是肤浅了。因此,在一个人看来通俗的内容、通俗的表述方式,在另一人看来或许显得有些深奥难懂,也可能觉得肤浅。内容本身没有绝对的深浅之分,深浅之别全在听众的感受与体验。同样的教学,不同学生的感受是不同的,从建构主义的观点来看,听者内心丰富到什么程度就能理解到什么程度;听众的思想有多深,体会就有多深。


 

一个学生在访谈中谈到大学里的某些老师,尽管学历和职称都很高,但他们的教学难以与那些学历和职称都低的中学教师相媲美,两相比照,颇有感慨。她说她接触的很多大学老师在教学过程中根本就不考虑学生能否接受,也没有考虑如何才能让书本上的知识“通俗”起来。很多教师不知道怎样使那些对他们来说显而易见的知识变得让学生觉得“通俗”。


 

2.通俗要求教学内容与学生的现实具有广泛而深远的联系


 

教学情境中的通俗含有贴近学生、贴近现实生活之意,也即学习内容与学生的生活经验具有较大的关联度。已有大量研究表明,学习材料与受众的关联度是影响教学效果的一个重要因素。通俗正是建立在文本与读者具有高度关联性的基础之上,与听众关联度高的文本更易于理解,也更让人觉得通俗。由于关联度不同,同样的材料在不同受众看来具有不同的通俗性。


 

与教师生活经验关联度高的内容,未必与学生的关联度高,从而使得师生之间在内容是否通俗的认识上存在反差。一位深受学生欢迎的大学教师在访谈中把教师与学生形象地比喻为站在街道两边的人:


 

学生跟教师来学东西就像是学生站在街道的一边,而教师则站在街道的另一边,学生要达到教师的水平就得跨过一些障碍,从街道的另一边走到教师这边来。作为教师不能站在自己这边等待着学生自己跨过街道,走到我这边来,而应该主动走过去,走到学生那边去。教师要能直接参与到学生的思考过程中去,学着用学生的眼光去看事物,用学生的思想去想问题,用学生的语言来表达观点,这样师生之间才有了共同的语言,才有了理解的基础。在这样一种共同的基础上,才有可能把学生领过街,让他走到教师这边来。


 

为了使学生觉得教学内容“通俗”,教师就要熟悉学生的生活和处境,并主动地把自己的思维定位降低到学生的层面上去。教师应该“自己走过去,而不是要求学生走过来”。也就是说,教师的思维方式要适应学生,而不能要求学生的思维适应教师。当然,师生之间有一个相互作用的适应过程,但是,正如这位优秀的大学教师所说,“作为教师,你不能要求学生一下子就来适应你,你站在学生的方面,你来适应学生,然后你引导学生慢慢来适应你,再然后达到能与你共鸣的程度。”


 

某些大学教师往往对于学生是否理解并不关心,认为讲课是我的事,理解不理解是学生的事。这些教师忘了一个建构主义的观点:学习始终是个人的事情,每个人的理解都是一种再创造。要让学生能够走向你,你首先得走向学生。


 

可见,“通俗”是一个相当复杂而微妙的概念,一方面要求内容易于理解,另一方面又要求内容不能太肤浅,要有足够的复杂性;一方面要求内容与受众的关联度高,另一方面又要求内容组织得好,从而便于理解;一方面通俗是学习材料的一种特性,另一方面通俗更主要地与学生的原有知识和经验联系在一起。


 

二、“通俗”能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


 

很多教师在教学活动中过多地注重事实内容的传授,而不注重学生学习兴趣的调动。事实上,只有学生积极参与知识的建构时才能获得知识。也有些大学教师总抱怨学生不提问题、不主动参与到课堂教学中来。很多学生认为,不是他们自己不愿提问题、不想参与,而是他们提不出问题来,是教师没能让他们深入理解教学内容,没有产生共鸣的结果。作为教师要让学生参与到教学活动中来,不能只是嘴上说说,更重要的是要在行动上真正让学生参与,通过自己深入浅出的教学让学生在思想上产生共鸣。


 

如果学生觉得教师的教学很通俗,那么师生双方就更容易彼此理解,双方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交谈或讨论便会越来越深入,兴致也会越来越高。这就是“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所蕴含的道理。


 

我国古代教育典籍《学记》云:“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其言也约而达,微而臧,罕譬而喻,可谓继志矣。”意即会唱歌的人,不仅声音悦耳,动人心弦,还要使人情不自禁地跟着唱。会教人的人,不仅给人以知识,还要诱导学生自觉地跟着他学。教师讲课,要简单明确,精练而完善,举例不多,但能说明问题。这样,才可以达到使学生自觉地跟着他学的目的。“善歌者”之所以会使人“继其声”,就是因为激发了听者唱歌的兴趣;“善教者”之所以会使人“继其志”,也是因为激发了学生的志趣。这种兴趣的激发又离不开教学内容的“约而达,微而臧”。可见,教学的语言,要通俗易懂,要做到虽精少而能表达深奥的义理。这样的教学就能激发学生的兴趣,让他们“继其声”,“继其志”。


 

“通俗”的内容总能提高学习者的兴趣,有研究表明,文本的复杂性、易理解度和连贯性等因素都与兴趣和回忆存在正相关。可见,文本的复杂性与理解的难易度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复杂度越高并不意味着越难以理解,反过来,易理解的也不一定就复杂程度低,兴趣的激发要求二者的结合,要求内容的复杂度高但又要易于理解。同时,文本的个人意义以及与个体的相关程度也有利于学生更深入地理解阅读内容,并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所有这些因素正是“通俗”的内在要求。


 

一个能深入浅出的教师,一个真正能通过通俗的教学打动学生的教师,不但会使学生在课堂上有问题,下课的时候也会有问题,甚至还会展开热烈的讨论。这样,由于调动了学生的学习兴趣,学生就会主动地把教学活动延伸到课堂之外,把课堂里的问题和讨论扩展到课堂之外,不正是教学活动中“继其声”的一种表现形式吗?


 

三、“通俗”能促进学生的理解


 

通俗的教学能够化复杂为简单,化深奥为浅显,化抽象为具体,让学生容易理解。现实中并不存在简单的复制式的消极理解,没有理解地记住现成的知识并无多大意义。巴赫金的对话理论认为,“任何理解或多或少都蕴涵着回应,或是用语言,或是用行动(如执行命令或完成请求)。说者言语的目标,恰恰在于这种积极的理解。理解不是复制所理解的东西,这样的消极复制于社会是毫无意义的。”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建构主义者认为“理解便是创造”。我们在教学过程中追求的正是这种对话式理解。


 

按照巴赫金的观点来说,“理解不是重复说者,不是复制说者,理解要建立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内容;无论说话者还是理解者,各自都留在自己的世界中;话语仅仅表现出目标,显露锥体的顶尖。”他的这一论断,一方面表明,听众的心灵不是一张可以随意描摹的白纸,每个人的理解都是自己的理解,并不是一种简单的复制。另一方面表明在各人的话语之下还有大量无法言说的内容,“锥体的顶尖”下面还有庞大的锥体底座。锥体庞大的主体部分也许说者和听者都没有明确地意识到,但确实存在,并起着重要的作用。


 

与此相似的观点是波兰尼关于默会知识的论述。波兰尼认为,知识既不是客观的,也不是主观的,而是具有个人性的。个人知识中含有大量默会成分,因而在一定程度上是不可言传的。我们都运用语言来进行交流与沟通,但是,同一话语,每个人的理解可能不一样。


 

由于学生原有知识经验的不同,对于同一教学内容的理解也各异。每个人的理解都是自己经验基础上的理解,别人难以从同一意义上把握。同样的教师进行同样的教学在不同学生身上产生的效果往往不一样,而学生的理解也往往不能与教师想要表达的真正意图完全吻合。这样,通俗就在教学中具有了特别重要的意义。


 

一方面,对于没有直接经验或者生活体验的求知者来说,我们的大多数词汇都是不可领会的。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能够领会意思,真正掌握了知识,那么即使传达知识的文本已被忘到九霄云外,但知识还是保持着。医学学生全忘了医学术语,但还有医学知识。真正的知识是非言述的部分,是文本背后的隐含意义,而不是可言述的文本本身。


 

理解依赖于这庞大的默会成分。任何一个概念的定义只能被那些熟悉被定义的词语的人所理解。任何熟悉的词语后面都有大量默会知识在支撑着。一种内容之所以对某些人来说是“通俗”的而不是“深奥”的,就是因为在“尖顶”底下的默会成分在起着重要作用,说者和听者的默会成分具有相通性,有着共同的要素。如果教师的经历与学生的经历越相似,知识基础和思想水平越相近,那么教师想要表达的意思与学生所理解的意思就越能吻合。反之,二者的反差越大,学生也越难理解教师所传授的教学内容。


 

当然,说者和听者的锥体主体(默会成分)有着相通性,有某些共同的要素,但是并不意味着绝对的等同。如果讲解者所提供的并不比听众原来所知道的多一些或有点儿差别,那么听众会觉得太肤浅,不会激起其求知热情,不会感兴趣;如果讲解者所说的与听众所知道的差得太远,那么听众会觉得无法理解,甚至产生不信任,也不会感兴趣。教学的艺术便在于用最浅显的例子、最直白的语言来讲解高深的理论;用最深邃的理论来解释最简单、最平常的现象,能如此深入浅出的讲授方式往往最受学生欢迎。


 

在通常的课堂里,师生之间的对话并不是完全对称的,作为知识传授者的教师永远起着主导作用,也就肩负着让学生理解,让学生觉得“通俗”的责任。那么,学生不能理解教师所说的内容是可以理解的,那些优秀教师不会抱怨学生,而是给学生提供相关的直接经验,主动地走向学生,贴近学生,贴近生活。师生之间的这种对话式理解要求教师的教学能进入学生的内心世界,并引起共鸣。要学生全身心投入课堂,与教师共鸣,首先便要求教师能进入学生心里,了解学生的心声,并能与学生共鸣。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地址:邢台学院高等教育研究中心   |    邮编:054001   |    电话:0319-3295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