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教交流
马思延:帮助每个受教育者“成就最好的自己”
发布时间:2019-09-16  查看次数: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教育界的各位同仁:
大家下午好!
我叫马思延,出身于大西北,成长在天水隔壁的宝鸡地区。八十年代末,我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在清华大学攻读研究生后赴海外工作。我的职业经历比较简单,在国内时半工半读参与了方正集团的创立,去海外后加入世界最大的金融资讯公司彭博社,一气工作了近十七年。期间读了MBA、也做过博士研究。2009年,我回国创立了思可教育集团。与在座的前辈相比,用网上那句流行语,我属于“半路出家,跨界打劫”,所以格外珍惜今天的机会。衷心感谢“教育三十人论坛”的邀请,期待能与大家一起商讨中国教育的问题,为中国、为西部地区做一点儿贡献。
在企业经营管理中,有个词“跨界创新”,还有个词“后发优势”,我想我算两者兼备。既跨界又后发的我有什么创新和优势呢?第一,作为理科生,我很讲逻辑。任何事情必须科学,必须简单,必须有效。一个理论或方法如果没有科学依据,如果太复杂,或者不切实际、没有被实践证明就不值得推广。第二,作为中年创业者,我有一定的职场经验和人脉积累。从事教育可以不骄不躁,沉下心来思考,把握好方向,不随波逐流。
下面,我围绕今天的主题谈三点看法。
第一,教育的最终目标是什么?肯定不是为了挣多少钱,不是为了当多大的官,甚至不是为了去北大、清华读书,我认为教育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帮助每个受教育者“成就最好的自己”。具体说来分三步:首先,激发的兴趣,培养爱好,找到一个或几个既喜欢又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其次,帮助把最喜欢的变成最擅长的;最后,走到社会上,把最喜欢最擅长的变为他们的职业。前两步就是教育应该做到的事。昨天晚上在麦积山教育夜话里我听到了几位前辈观点类似,我觉得很欣慰。
纵观今天的社会,有多少人有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有多少人把最喜欢的变成最擅长的,有多少人的职业是最喜欢最擅长的事呢?答案是少之又少。我记得曾看过一个调查报告,约80-90%的人对自己的工作没有激情!没有激情就很难变得擅长,既没激情又不擅长,就很难有幸福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原因在于孩提时代的受到的教育。比如从小没有得到健康的身体、干事缺乏精力,或者抗挫性、主动性等人格培养方面有欠缺,或者基础能力没有得到及时开发,长大后想学也学不好。我有一位脑神经科学家朋友,提出了五大能力是所有认知能力的基础,即反应力,注意力,自控力、记忆力、思维能力。这些能力都需要从小培养,就像盖大楼一样要先把基础打好。
那家长为什么会在育儿中犯这些错误呢?第一是缺乏意识。不少人拒绝承认自己的孩子具有天赋,不尊重孩子的个性;第二是错过时机。不重视早期开发,觉得孩子上学很累,上学前好好玩,等到学龄后才学习。第三是方式错误。用一种老套的严格管教的方式逼迫孩子学习。第四是随波逐流。别人学什么就跟着学什么,不注意自己孩子的特性。这些问题是贯穿教育阶段的基础问题,但正如史教授刚才的分享,教育最有效的地方在学前!这一点有大量的事实证明,很多脑神经科学的研究也证明0-3岁、3-6岁的孩子大脑的可塑性最强。
思可教育集团专注于幼儿早期教育。我们立志为孩子将来成就最好的自我,在幼儿期打下一个身体、智力、人格的基础。我们专注一项事业:幼儿教育事业;面对两类对象:家长和孩子,教育家长、培养孩子;采取三种途径:一是在发达地区发展创造合理利润,实现企业可持续的发展;二是向社会大众积极、无偿宣传先进的教育理念;三是尽我们所能,到欠发达地区参与教育扶贫。我们思可集团有两个品牌,一个是小王子语言教育,一个是七田真。七田真有60多年历史,在全球700多家早期教育中心,遍布二十多个国家,培养出的各类人才已经活跃在科技、金融、政治、艺术、金融、体育等很多方面。十年前,我把七田真带入中国,现在已经发展到90余家教学中心,大多数分布在一、二线城市。作为幼儿园教育的补充,我们采取亲子式,一个班六个孩子,一周一至两次课程,每节课中有15-20个根据大脑敏感期开发的游戏,和孩子玩游戏的过程中培养他们的能力。十年中,我们获得了很多荣誉。
上个月我刚从英国考察回来,见到了不少社会上层人士,包括教授、大臣、爵士、首富等。我发现他们绝大多数毕业于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他们的父母绝大多数毕业于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他们的孩子绝大多数仍然毕业于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
这让我想起一个特别有名的纪录片《人生七年》,从1956年一直追踪到今天,发现一个很残酷的事实:英国社会阶层已经固化,穷人的孩子就要受穷,富人的孩子继续富有。
习近平主席执政以来始终把扶贫工作作为党和国家主要的任务,作为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常抓不懈。在扶贫工作中始终强调智力扶贫,他强调摆脱贫困首要不是摆脱物质贫困,而是摆脱思路和意识上的贫困。“扶贫先扶智,治贫先治愚。在中国,不能让“成就自我”成为是某些发达地区的特权;就是希望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共同努力、共享教育资源、一起实现美好的中国梦。
举办北京奥运会的2008年,也是思可教育集团成立的前一年,我在陕西发起了“思可助学基金”。迄今为止,我们已经在小学、中学、高中、大学资助了近300名学生,将近600人次。最近我回到家乡进入了几个乡镇幼儿园,尝试智力扶贫,把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上的课程原模原样搬到乡村幼儿园。短短几个星期和孩子进行互动、对家长进行教育,已经看到几十个孩子在刚才说的这基础认知领域,尤其是可以外化的记忆力领域,能力有明显的提高。
作为企业家,我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组织更多的志愿者去更多的乡村幼儿园,帮助在西北地区作为祖国的欠发达地区培养更多的孩子,影响更多的家长。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成功的早期教育离不开各位领导同仁的支持和帮助,我希望更多愿意接触国内外先进教育理念和方法的乡村教育机构来参与我们的活动,希望教育界的同仁一起把各自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方法引进到乡村来。集中方方面面的力量形成合力,切断贫困的代际传递。
我们有个梦想,就是“让孩子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成为他们才能觉醒的地方”。这每一寸土地当然也包括西部地区。
各位同仁,基础教育关乎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早在20世纪初梁启超先生就呼吁,“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但是使少年智、富、强、独立、自由、进步的根基还在基础教育,这就是我们的使命。我想从今日开始,从西部地区开始,从我们自己的企业开始,加倍努力,关注西部早期教育工作,把工作做好做强,让落后地区富强才是真正的富强。
最后祝愿西部地区的孩子茁壮成长,祝愿西部地区生活更加美满安康,祝愿论坛圆满成功。谢谢!